白宮昨晚急電北京:美國出大亂子了!請停手吧

ZanZanZan 15 August 2019 Thu 佛缘
8月13日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應約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鉧欽通話。


中方就美方擬於9月1日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問題進行了嚴正交涉。雙方約定在未來兩周內再次通話。


商務部部長鐘山、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等參加通話。



此外,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當地時間周二公布,將於9月1日起向餘下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征10%關稅。



不過,部分貨品將會被剔出關稅清單,包括健康、安全、國防等毋須繳付額外10%的關稅,而部分貨品的關稅則會延至12月15日才實施,包括手機、桌上計算機、遊戲機、計算機顯示屏,部分玩具、鞋履及衣服。


由於中美貿易戰有紓緩跡象,美股低開後反彈,其後升幅顯著擴大。



中國赴美遊客繼續減少


中美貿易戰影響範圍持續擴大。美國國家旅遊局總裁兼執行長克里斯多福·湯普森日前表示,中國一直是美國旅遊業極其重要的旅遊客源國。2018年中國遊客在美消費額仍居首位,但中國赴美遊客數量出現下降,並且今年以來繼續減少。



湯普森表示,中國是世界第一大出境旅遊客源國,對於想努力擴大國際旅遊市場份額的國家來說極其重要。「我們一直關注目前的中美經貿摩擦,因為它會對旅遊業產生影響。」他說。


明尼蘇達州旅遊推廣機構高級經理貝絲·赫勒說,中美經貿摩擦不僅影響旅遊業,還影響到很多美國人的日常生活和消費。

60DC9B5E-9956-4D5C-8DFC-AAB4349206AF.jpeg
美國商務部數據顯示,作為推動經濟增長的一個重要方面,國際赴美遊客目前支持著大約12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推動了美國多行業的發展。


美服裝鞋帽商盼儘快解決


「中美經貿摩擦已在業界引起廣泛擔憂,希望兩國儘快解決這一問題。」正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參加「服裝摺扣商品展」的戴維·戴說。


戴在美國紐約從事服裝批發業務,他所在的公司多年來從中國進口服裝服飾。他說,中美經貿摩擦對美國服裝進口商和零售商的影響目前主要體現在心理層面,業內人士普遍擔心經貿摩擦若長期持續下去可能會給本行業帶來衝擊。


紐約零售商吉米·金迪說,美國政府加征關稅導致來自中國的商品價格上升,但即便如此,從其他地方進口的商品價格仍要高於中國商品。金迪說,市場擔憂情緒在上升,零售商們無法獨自承擔加征的關稅,只能把這部分成本轉嫁到美國消費者身上。

3E3B9EDC-90DF-4EF1-83BF-5F952DE93778.jpeg


美方施壓出於其政治考量



針對美方近期對華極限施壓再出伎倆,在昨日一個研討會上,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發展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韋森指出,從四位前任美聯儲主席的聯合發文來看,美方的做法在美高層內部也有分歧並引發憂慮,他們擔心這只會產生雙輸、多輸的後果。而且,美方一些做法已經開始損害美國自身的利益,其目的更多出於其國內政治考量,並非是為美國經濟振興考慮。


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殷劍峰指出,去年以來,每當美方對華威脅加征關稅的時候,美國股市都出現劇烈波動。如果9月份實施新一輪加征關稅,中美經貿摩擦勢必進一步加劇,美國股市很可能會出現更加慘烈的局面。


「將中美貿易不平衡原因歸結為中國,是一種顛倒黑白的錯誤做法。」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王晉斌說,美國經常帳戶赤字是美國國內儲蓄投資不平衡的必然結果,是美元體系的內在問題。



中國無懼美啟貨幣戰


中美經貿戰繼續發酵,美國財政部宣布中國為匯率操縱國。這乃經貿戰的明確升級信號,對其意義必須作認真檢視。


日前人民幣離岸及在岸價多年來首度破7,引起各方注目,特朗普即發推文指中國違反峰會不讓貨幣貶值承諾,乃操縱匯率之舉,並質問聯儲局是否看到?意即要聯儲局加快減息作為對策之一,隨後財長即說在特朗普支持下宣布新措施。


中國亦很快回應,人行指人民幣匯率按市場狀況波動,不存在人為操縱,並指匯率可在合理水平保持基本穩定。顯然,中美經貿紛爭在關稅外又增添了新火頭而持續發酵,對此有以下幾點觀察:


美已黔驢技窮


一、美國加大對華施壓但理據不足。美方新措施純粹是政治動作,目的是加大對華施壓,望能迫使中國在經貿談判上更多讓步。可惜的是所謂「操縱」連美國自定的規條也過不了,美方認為確認「操縱」要達致三個條件:對美貿易順差大、經常帳順差對GDP比例高於3%,和持續單向操縱匯價(如不斷貶值)。

0FC74673-58E4-48CE-8A64-9E094230BB63.png


中國對美順差大隻因美國自限出口,貿易戰影響令順差再升。中國經常帳順差已多年不足GDP2%,且有下行走勢。人民幣匯價變動呈現雙面形態,今年來兌美元跌得不多,不及歐元、英鎊及其他多種貨幣。因此美國向IMF投訴也不得要領。


二、美國施壓已黔驢技窮,美國若指某國貨幣被操縱將可推出制裁措施,包括禁止企業採購該國貨品,和限制該國企業向美融資等。特朗普之前也聲勢洶洶,指中國及歐盟以貶值來提升競爭力,應加點稅來報復。但此次財政部對加收關稅及制裁隻字不提,予人以有姿態無實際之感。



事實是美國已沒什麼好招可出了:加關稅、市場禁入及禁投資等均已在貿易戰中施行,再加多點此類東西只有邊際性影響,中國已沒什麼要怕的,反正如美國出手中國也可反擊。貿易戰既無可避免,便索性打個痛快。


三、是美國而非中國在操縱匯率。人民幣近日貶值較多自有其客觀基礎:經濟放緩外需轉弱再加上中美貿易戰升級,令市場對人民幣匯率走勢預期轉向看淡實自然不過。中國以一籃子貨幣為目標實行匯率維穩,近期由於歐洲貨幣兌美元貶值頗急,故當局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調也很合理。



因此人民幣近期貶值主要是順應市況變化,談不上操縱。相反美國卻明目張膽地操縱美元匯率。美式操縱的主要方法有二:一是由特朗普出口術,說美元太強不利經濟,令市場自行調節。


二是迫聯儲局放寬貨幣政策,如減息及停止縮表,由增加本幣供給來促成貶值。特朗普的表演尤為出位,乃聯儲局史上極罕有者。他破壞聯儲局的獨立性,屢次威脅要炒掉其主席來催迫減息。即使日前減了息他,仍不滿減幅太小,要求加快減息步伐。此等行為早引來美國內外批評。


02719212-328C-40A9-B691-C20C6934BF41.jpeg


兩招應對貨幣戰


對應否以人民幣貶值作為經貿戰武器爭議頗多。進行競爭性貶值肯定不可取,也無持久效果,但在經貿戰時期主動以貶值作為還擊工具在原則上本無不可,使用與否只看效果等技術性問題。


在目前這是個灰色地帶,人民幣貶值如上述主要是由市場引導,故不屬反擊,但中國當局允許其貶值而不出手承托,卻又反映了趁勢調整順水推舟的行動。美國財政部的操縱指控表示中美經貿戰正式加入了貨幣戰環節。既來了便應戰,中國至少有兩項工作要做:



一、允許人民幣兌美元匯價緩步下調,直到7.5算亦無所謂。但須防下調過急,以免造成崩市疑慮而引發金融及經濟動盪。



二、進行輿論反擊。中國應多與其他國家及IMF等溝通,共同批判美式操縱匯率,既正視聽也回應了美國的攻訐。



此外,還要看到中美正處金融戰邊緣。匯率變動與外匯儲備水平及跨國證券投資息息相關,而中國也要認真檢視持有大量美元資產(如國債等)的合理性。貨幣戰啟動,離更廣泛的金融戰亦不遠矣。


ZanZanZan 著作权声明:本网站之文字、图片及影音,非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