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豁出性命,我也要揭露這場世紀騙局

ZanZanZan 13 July 2019 Sat 佛缘


  今天,我懷著無比沉重的心情,站在白宮巍峨大道的柵欄門外,以一個自由的、平等的美國公民,而不是所謂前總統這個虛榮身份,與諸君一道,與千千萬萬渴望正義的美國人民,同仇敵愾地開展一場轟轟烈烈的、史無前例的、你死我活的「抗爭」。當前,美利堅合眾國內部正跳出一名狂熱分子,已令這個偉大的國度受到前所未有的傷害。這是不幸的,但也非常「榮幸」,我也是受害者中的一員,被送了一顆「炸彈」。



  



  眾所周知,前不久,「沙特記者事件」,致使一個號稱令美國再次強大的、充滿謊言的自大者,常常陷於頓感無措、一日三變的彷徨之中,全世界的輿論紛紛集中於此,要讓白宮當局拿出話來說、「究竟要不要制裁」時,那個誓言要爬上「總統山」上千秋萬代的人,卻支支吾吾,試圖環顧左右而言他,含糊其辭。

  



  隨著「沙特記者事件」調查真相的不斷更新,所有的謊言即將難以遮掩的時候,國際輿論的方向就已轉變為針對白宮當局的無能。而那個曾經夢寐以求要坐在的白宮卻又諷刺「白宮」令人頭痛的自以為是的人,一個習慣於批評我以及柯林頓等而標榜自我的人,正受到來自國會數十名議員的質疑以及抨擊,有的還提議要奏出「彈劾」一曲。

  



  也就在這個時候,前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前總統柯林頓的夫人,也是前總統競選候選人,我曾經的搭檔,在前往為11月4日中期選舉造勢的路途上,竟然莫名其妙的遭遇「交通意外」。這場意外,正如希拉蕊·柯林頓的丈夫威廉·傑斐遜·柯林頓,在2001年任期屆滿卸任之後的那場「911事件」,充滿著不可思議的地方。而過去的那場「911事件」,與現在的「沙特記者事件」,以及「選舉意外」究竟有著什麼樣的牽連,令人百般困惑,我只是僅此提出疑問與思考。

  


  就在我還處於萬般困惑之中,就當「沙特記者事件」即將拿出「最終結論」之際,國際輿論等待著白宮當局是否要「實現制裁」之時,就像是蘇聯著名詩人高爾基的那篇《海鷗》,「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我、希拉蕊、拜登以及媒體這些作為針對白宮當局者最為激烈的批評者,也不管是在職的非在職的,幾乎都在同一時間收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炸彈包裹」。

頃刻間,就轉移了「是否制裁」這個問題的視線,這是多麼大的一盤算計。一個狂熱分子正在席捲美國,正在摧毀美國的價值觀!

  



  這是剷除異己之前的前兆,還是震懾我們猶如奴隸一樣必須跪拜在早已被竊盜的白宮門前?依我看,來者不善,什麼可能都有。據來自白宮內部的內幕消息透露,這一切與白宮當局者有著直接關聯,所以,對此,難道我們就只能坐以待斃,束手就擒,成為待宰的羔羊?!

  



  絕不!



  



  今天,站在昏暗的白宮門前的我,就是一種絕不妥協的宣誓,我要以憲法賦予我的權力,發出我最為憤怒的聲音,絕不向邪惡勢力低頭,絕不向呆在裡面的狂熱分子妥協。就像中國的聞一多先生,面對當局的黑暗,將生死置之於度外,「為什麼要打要殺,又不敢光明正大來打來殺,而是偷偷摸摸的來暗殺」的《最後一次講演》那般,我也要發出我的《最後一次講演》,即便倒在這白色恐怖之中,倒在這早已變異的白宮面前。



  



  與此同時,作為非洲裔,以非洲裔之名,我也要底氣十足的引用曾是白宮大秘的奧瑪羅莎(非洲裔)揭露當局者種族言論的這本《精神錯亂》,來表達我對「竊國者」頻頻發出種族歧視言論的不滿。這也是我作為美利堅眾合國公民,必須承擔起維護憲法「種族平等」的義務與權利。當年,我之所以簽署《民權法案》,就是對當今白宮當局死灰復燃的「種族論」(比如排華),早已有所預見、有所防範,至今,我仍以此精準的預見而引以自豪。

  



  現在,躲藏在白宮身處的、那個充滿黑色陰暗靈魂的狂熱分子,正在背叛偉大的美利堅合眾國憲法,背叛一百多年前那場「南北戰爭」的終極意義,那位受世代所崇敬的「主張廢除奴隸制的共和黨人」林肯總統閣下。

  



  正如上世紀六十年代,著名的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所演講的《我的一個夢想》,如今我也有一個夢想,這個夢想就是將那個黑暗幽靈,「殺千刀」的鑄造成一尊跪拜銅像,永生永世在總統山下「懺悔」。

目前美國人民正受到壓榨、正受到欺騙,「竊國者」正在以偉大之名而出賣我們的祖國,為掩飾真相而製造恐慌,我現在所要做的,就是揭露這場世紀騙局。

不僅如此,我還要振臂高呼,發出迎接黎明來臨之前、「結束這場漫漫長夜禁錮」的最後吶喊。

  



  面對那些炸彈,我們絕不能再次捲縮在黑暗之中,絕不能成為被放逐的「流亡者」,絕不能只是無助的哭訴祈求,我們所要的,就是再次為正義的偉大鬥爭而前進,就算再來一次「南北戰爭」也在所不惜。面對飛來的炸彈,我們必須要具備這個勇氣,誓死不回頭的決心。

  



  這個「竊國者」,滿嘴謊言。

說什麼經濟騰飛是其功勞,事實上經濟增長明明是我在職時的「政績」,可我也從來沒有因此而洋洋自得、四處吹噓,倒是竊國者的謊言,就像幽靈般大言不慚的在大街小巷中「叫賣」,堂而皇之的據為己有。一方面將別人的成果據為己有,一方面又抨擊我簽署的《醫保計劃》,這是一場災難。我還可以預見,在正義的審判還沒有來臨之前,未來這個偉大國度的街頭巷尾,將隨處可見《賣火柴的小女孩》的流浪身影,顫慄地處在貧困無助的寒風中掙扎,控訴著這個竊國者的昏暗與罪惡。

  



  這個「竊國者」,偷梁換柱

。自競選總統伊始,就拿出「洪荒之怒」,不斷抨擊我以及諸多前任政要的一系列「內政外交,說我們是偽君子,說我們與他國稱兄道弟,說我們發動錯誤戰爭以及不該撤出中東(自相矛盾),聲稱要不是他的存在,美利堅合眾國早已淪陷。而事實上,誰在淪陷,誰在與他人稱兄道弟?看似揮舞著大棒,搞什麼「太空計劃」,搞什麼「恐懼行動」,結果呢,欲蓋彌彰。批評我過去在中東撤軍,而自己卻來了一場「真實的謊言」,隨時在放「煙霧彈」,只能說說自我安慰的「豪情壯語」,而暗地裡卻無處不是在與它國「勾聯」,奔著喪權辱國的「談判桌」而去。

  



  這個「竊國者」,是場黑暗。

正如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所言,當今美國所面臨的這一切,更像是一場「秘密交易」。而看似處處打破重來的自信「退群」,也只不過是在為這種無能失敗的結局而掩蓋,施展出魔術師的障眼法,以便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這場秘密交易的獻祭,就是誅刹異己,清洗白宮,鞏固王權,讓奴隸主重新歸來。「竊國者」的出現,預示著這個偉大國度,最為黑暗的時刻,正在全面到來。



  



  什麼是「黑暗」,黑暗就是由一些有特權的人所製造,他們希望人們憤怒、憤世嫉俗,希望美國回到南北戰爭前的黑暗——壓迫、剝削與欺詐人民,因這樣就能讓他們保持住自己的特權、王權與尊貴的奴隸主身份,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獨斷專橫,就可以到處送「炸彈」。

而什麼又是特權,就像白宮裡「竊國者」的種族歧視言論那般,一切都是他說了算,要隔離一切,排斥一切,清洗白宮,掌握著我們任何人、這些外來者與原住民的生si大權。

他在等待著我們送上一張龍椅,接受人民奴隸般的朝拜。儘管今天寄來的「炸彈未爆」,但說不定明天就會放出「一響真槍」,我們的生死已命懸一線。我們必須抗爭到底,除非正義和公正得到伸張。


  



  不懼恐嚇,不懼打壓,不要陷入絕望,面對難以想像的困難與挫折,面對隨刻可能出現的炸彈與黑槍,我們仍然要懷抱著夢想,從黑暗中走向光明,走向美利堅合眾國最美好的明天,讓自由之聲響徹白宮的每一個角落,將籠罩在白宮上空的黑暗毒霾,無情地驅散,不留一絲一點痕跡。

  



  我深知,在白宮面前的這場演講,對於我個人安慰而言,正如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先生還沒有看到《我的一個夢想》來臨所遭遇的黑暗命運一樣,最後悲壯地成為聞一多先生的《最後一次講演》那般,或許這也是我的《最後一次講演》,也會遭受隨之而來的黑槍,最終無緣見到正義來到的那一天。

但我早已將生死置之於度外,為避免偉大的美國人民淪落為黑暗統治下饑寒交迫中《賣火柴的小女孩》,唯一的選擇,就是將這條老命豁出去了。

  



  一個狂熱分子正在摧毀美國!為了連任,賣國求榮。



為拯救美國,一個歐巴馬倒下去了,還有千千萬萬個歐巴馬站出來,一個接一個,直到白宮重現光明,重新恢復這個偉大國度的自由秩序!不是竊國者審判我們,就是我們取得最終勝利,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我們沒有任何退路。

「誰是來自白宮的抵抗者」,似乎恰恰就是那個時常認為白宮令人窒息的竊國者,倒打一耙、自說自話,這是他最擅長的一貫伎倆。通常情況下,越是竊國者,思維就越不按常理出牌,就像送給我以及我們的那枚「炸彈」。




我可以預想到的是,就像之前9月4日和5日出現的一本「恐懼」(決定911事件紀念日當日出版)與一篇「我是一名抵抗者」那般,「4日」這個日子,恰恰就是11月4日中期選舉即將來臨的這個日子,屆時,當局者定會以此「恐慌效應」,發起一場聲勢浩大的競選造勢活動。這是一場精心設計的安排,是一場「反其道而行之」的競選排練。



ZanZanZan 著作权声明:本网站之文字、图片及影音,非经授权,不得转载